九球世锦赛最年轻冠军刘莎莎:提前两年超额完成冠军目标

中国日报网消息:英文《中国日报》11月27日报道:粉色的套头运动衫,浅蓝色的牛仔裤,扎着马尾,说话偶尔还会脸红。在大部分时间里,你实在看不出,刘莎莎和那些每天背着书包往返于家和学校的女孩儿们有什么区别。

直到现在,刘莎莎也不敢相信,在上周赛沈阳举行的女子九球世界锦标赛上,16岁的她会一举成为这项赛事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冠军。在体操界、跳水界,13、4岁成为世界冠军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女子九球这个被贴上时尚、成熟甚至是性感标签的项目里,她怎么看也还只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

在此之前,莎莎最好的成绩是一次全国比赛和一次日本公开赛的两个第三名。那时的她,也是有自己的“野心”的。

“我的梦想就是在18岁之前夺得一个是全国冠军,没想到提前了两年,而且是个世界冠军。真的太难相信了,我太幸运了。”她禁不住摇了摇头。

幸福来得确实有些突然。周日晚上夺冠之后,刘莎莎、第四名付小芳以及她们共同的教练张树春,连续赶了四五个场子,无数的酒席和恭喜一直“折腾”到凌晨六点。星期一下午回到位于鸟巢附近的付小芳台球俱乐部,又发现一屋子球迷都在等着他们回来。粉丝们送来了恭喜的花篮,手里拿着相机,期盼着能和世界冠军合张影。

这让莎莎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刚开始练球的时候,就天天看墙上挂着的那些明星照片,亨德利、丁俊晖、晓婷姐的,我就想,什么时候我能见上他们一面也算没白练台球啊,要是能有一起照个相就更满足了!”

如今,她不仅和世界冠军“见了面”,还“交了手”“赢了球”。对于上周日的决赛,她的全部记忆是“赢了几局,然后握手,所有人都在叫我的名字”,除此之外“大脑一片空白”。事实上,从1:5落后,到9:5胜出,她连赢了整整八局,打得头号种子、世界排名第一的英国名将凯伦·科尔一边摇头一边无奈地笑。在此之前的半决赛里,败在她手下的是被誉为中国的“九球天后”、第一个获得世锦赛冠军的中国大陆选手潘晓婷;八进四时,她更是9:1横扫两届世锦赛冠军得主、中国台北老将柳信美。

时间到回16年前,1993年夏天,刘莎莎出生在河南省兰考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焦裕禄一直是这个地方最著名人物。一直到将近13岁,莎莎还根本不知道台球为何物,更没有碰过球杆,只是听说三年前离开村子去外面学球的付小芳“打得不错”。

彼时的付已经是全国冠军,在台球界里颇有名气。刘付两家的关系又近的很,所以当四年前的一天早上,付小芳的妈妈来到张家问当时还不满13岁的莎莎愿不愿意去学球时,这个在上初一但又“不怎么爱学习”女孩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刘莎莎几乎完全复制了付小芳的成长路径。先是在付的叔叔在黑龙江开的台球房里学了两年,然后又来到北京师从张树春。

起初,张教练是不愿收莎莎这个徒弟的,主要怕精力有限顾不过来,反而都带不好。于是,小芳就一边从师傅那学,一边把取到的经再传授给莎莎。教练一看“这也不是个事儿”,就干脆一起教她们。

练球的日子里,每天至少八个小时,其间不能发短信、打电话。没有周末。这次世锦赛结束她们还好不容易获准一个星期的假,还被接踵而来的采访填满。

“我能有今天,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谢小芳姐、师傅和黑龙江的叔。”在不到一个小时的采访中,她说了不下十遍。“要不是他们教我台球,我肯定还在家里或者在哪里打工了。”在夺冠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刘莎莎执意将自己的金牌挂在了师傅的脖子上,奖杯则是和付小芳一起分享。

比赛之前,教练给他们制定的目标是小芳前四,莎莎前十六。当两人双双过关斩将来到半决赛时,教练也对金牌有了想法,但那时,他更多地把希望寄托在小芳身上,毕竟莎莎还“太嫩”。然而付小芳在半决赛中以8:9遗憾地输给了科尔;而在另一边,刘莎莎以相同的比分险胜潘晓婷。

“虽然非常遗憾没能和莎莎会师决赛,但能看到她夺得冠军真的比我自己得冠军还高兴。”付小芳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略显沙哑,那是决赛时,她为莎莎加油时喊出来的。

除了教练和小芳,莎莎夺冠之后当然也忘不了远在内蒙打工的父母和靠贷款上大学,组织全班同学一起在电视机前为她加油的哥哥。

最开始,莎莎的爸爸是不愿意女儿跑到千里之外去“学什么台球的”,但母亲支持女儿的决定。到了去年,父母为了和莎莎离得近一点,来到北京,花了一万多块钱买了辆二手车,“给工地拉拉沙子和水泥什么的”。然而,生意不好做,两口子又跑到内蒙去跑运输,一直到现在。

“我后来才知道我妈在北京时还给人家当过保姆,洗过车,一天就是一百多辆。在内蒙的时候还把手弄伤了,老深的口子,她都不舍得去医院,”说到妈妈,刘莎莎眼圈红了,“现在好了,我相信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

成为世界冠军之前的莎莎会陪业余爱好者练球来赚取点钱,收费是30元一小时,用于生活和比赛的各种开销,“好的时候,一个月有两千多”。不过现在,这条“财路”被断了。

“师傅说了,现在300也不能再陪练了,不是因为我成了什么明星,而是我需要更刻苦的训练。我知道我的技术还有很多需要提高的地方,以后的比赛大家也会研究你,越来越难打。”

“除了更刻苦的训练之外,我知道,自己还是那个小女孩,还是喜欢和俱乐部里的服务生聊天,还是和我的姐姐们住在一起。这些都没有任何改变。”

两个女弟子,一个第一,一个第四,张树春在适应“最成功的教练”身份的同时,发现自己实在有点忙不过来。除了莎莎夺冠当晚的接连不断的庆功宴之外,让他“头疼”的还有应接不暇的采访要求。从沈阳回来的短短几天时间里,他已经记不清接待过多少记者,和弟子们摆过多少种来配合摄影师的要求。作为教练兼经纪人,他还要为莎莎和小芳安排各种比赛、训练,打理接踵而至的赞助、签约等事项。

“说实话,我没什么文化,除了打球其他的都不太会,现在很多事都要慢慢学。”张树春说。

20岁之前,他捕过鱼,挖过石油,卖过小百货,可都觉得没什么意思。直到遇到台球。那时的他,为了打球,有过“几天只睡几个小时”。

可家里不同意啊。作为家里9个孩子里的老么,父母和哥哥姐姐们不想让他“天天混在台球房”。就连女朋友也因此离他而去。坚持了四年之后,他放下了球杆,开起了出租。“每天累的要死,根本没时间摸杆”。一直到两年后的一次交通事故,不再开车的他忍不住又回到球房里。再后来他到了北京,练球,教球,自己当了国家队队员,弟子成了世界冠军,直到今天。

“想当初大家都认为只有小流氓才去台球厅,没一个好人。不过的确,当时在那里打架的确是家常便饭。人的素质普遍都不高。而且那时比赛也不多,奖金更是少得可怜,只能靠赌球养活自己。时间长了,打出名了,也没人愿意跟你赌了。”张树春坐在属于自己的俱乐部里回忆曾经在地下室打球的情景。“哪像现在啊,丁俊晖,小婷都是偶像啊,还有莎莎。现在打球的人文化水平都提高了,球手也成了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其实台球一直很有群众基础,只是之前不被大家认可。”

这个离鸟巢不到一公里、有三十多张球台的俱乐部成立不到五个月,就拥有了几百名会员。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台球项目主管张晓冬给出的数字,北京的台球俱乐部从2005年的700家增长到如今的1600家,同一时期,上海的数字从600涨到1300。

除了英语、钢琴、网球、高尔夫之外,那些苦心经营孩子前途的家长们又多了一个选择。

朱婷婷的妈妈就是其中的一员。和张树春的哥哥姐姐、张莎莎的爸爸一样,朱妈妈最早也是不同意的,尤其是女孩,“怎么能去打台球呢”。直到她看到报纸上看到一篇关于潘晓婷的报道。一个亭亭立立的女子,精致得体的装束,优雅的谈吐,高超的球技,拥有美丽、荣誉和财富。原来女孩是可以把台球作为一项事业,说不定还能大放异彩。

一年以前,朱婷婷从浙江来到北京开始跟随张教练学九球。练了不久,她便取得了一个北京第四,这次世锦赛也参加了差点进入正赛。现在,为了支持她追求自己的梦想,父母愿意为她支付一年22万元的学费。

“莎莎夺冠之后妈妈就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好好跟教练、小芳姐和莎莎学习。现在我天天和世界第一和世界第四练习,只要努力,说不定哪天就能赶上甚至超过她们,谁知道呢?”18岁的婷婷说。(中国日报记者 唐跃 编辑 裴培)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加勒比海盗》中堆满宝藏的小岛令观众产生无数遐想,地球上是否真有这样的藏宝洞呢? 详细

近年来,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女性政客频频崛起,成为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详细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