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河南话

从小生活在河南农村,不会说普通话,上小学时都是民办老师,文化水平不高,老师也不会,造成自己一直不会普通话,拼音四声分不清,给我造成了一定苦恼,上学时,语文拼音不好,语文第一题永远是瞎蒙的,包括高考。出差去外地,一口地道的河南话,别人听不懂,向普通话转,自己听着别扭,别人更听不懂了,很多时候去外地,说话时尽量慢一点,能少说话就少说线年初,我参加全国公,那是第一年向非北京户籍放开考试,我有幸进入面试,到面试时,一口标准的河南话,引起考官的发问,我如实回答不会说普通话的原因,最后没有被录取,不一定是河南话的原因,但估计有这因素。

我们这有个局长,曾经在全市干部大会上作表态发言,那是举办一次大型活动,作为牵头单位,作表态发言,发言到最后,他这样说:“通过这一段和上级单位的接触,深感普通话的用处,当干部不会说普通话就干不好工作。”,一下子打击了全市干部,下面就轮到市长讲话,刚好市长也不会说普通话,全市干部就看市长怎么讲话,市长开场白:“我不会说普通话,我也提倡大家说普通话,但我会尽心尽力,全心全意干好工作。”引起大家一片掌声。

虽然局长的话有点过激,不应该这样当众说,但确实不会说普通话在对外交流中会造成一定困扰,儿子上小学时,让家长表态发言,我作为第一个,刚开口,全班哄堂大笑,结果大家没记住我的发言,光记住我不会说普通话了。

现在的学生都会说普通话,但我们这一代人和之前的几代人,基本上不会说普通话,我们有一次出差,去北京,到饭店吃饭,有个人随口就说“要点秦椒水(辣椒油)”,一下子引得哄堂大笑,服务员愣了,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坐地铁时,这个人故意说了一句河南话“地铁好是好,就是没有蹲儿(凳子)”,回来的路上被我们说了一路。

我在北京有一次去超市,对售货员说:“拿个塑料袋儿”,售货员愣是没听懂,我又说“拿个袋子”,才知道我要的是啥,河南话儿化音很重,鱼说成鱼儿,小摊说成摊儿,盆说成盆儿,棍说成棍儿,爸说成带儿,别动说成白动,黑说成黑儿,昨天说成夜儿,

其实河南话很形象,很接地气。如很少说成一次拧儿,一段说成一骨碌,一串说成一嘟噜,一行说在一绺儿,呕吐说成哕(yue),骂说成绝,行说成中,舒服说成得劲,没有说成冇,傻说成信球,河南话爱把话说得很口语化,仔细研究河南话,其实为什么说成这样是有一定道理的,很直白,和实际很接近。

曾经有一段时间对河南人形象不好,主要一是河南人口多,打工出去的人多,出问题的人的机率就大,口碑不好;二是河南穷,经济欠发达,打工的人很多是来自河南经济不好的地区,有极少部分人败坏了河南人的形象;三是中原地带,经济去的又是北上广深等大城市,出问题被宣传的就多;四是其它地方出的事也安在河南人头上,被放大化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越传越不好。

当然,后来对河南人形象改观不少,其实河南是中国的反映,一部中国史,半部河南史,河南历史悠久,文化深厚,但因地处中原,以前战乱多,保留下来地面上的建筑和文物少,地下文物极其丰富;经济总量大,人均低,还处于中下等,同发达省份差得很远,河南是中国最集中的体现,中国文化大部分出自河南,姓氏基本上源自河南,中国人的根在河南,六大古都两个在河南,只是和中国一样,近代落后了,河南人正视这个问题,正在奋起直追,这几年发展还不错。

以前出去说河南话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其实,不止河南话,曾经说方言都有点被歧视,除了粤语,因为广东、香港经济太发达,说粤语被视为港商,这几年方言开始流行,包括河南话,其实这是经济自信、文化自信的表现,还拍了几部河南话的电影《不是闹着玩的》,《就是闹着玩的》,其实这几部电影感觉拍得不是特别好,有点失真,但能真实反映河南话,宣传河南,这还是第一次。冯小刚导演的《1942》线河南大灾荒,但里面的河南话不地道,很好的电影,唯一的遗憾是放在春节放了,票房不是很理想。

河南的相声演员“小岳岳”岳云鹏,在相声里面巧妙地用了些河南话,对河南话的普及和宣传起了很大的作用,随着自媒体的发达,河南话同其它方言一样,使用频率越来越高,感觉很土的河南话,正因为土和接地气被更多人所熟知。

对一些明目张胆的地域歧视可以说不,对电影、网络、电视上一些反面人物说河南话,我感觉反应不用太过度,说河南话无所谓,世上本无事,何须自扰之,不用对号入座,艺术创作就是艺术创作,等你自身强大了,别人自然会尊重你,就象改革开放时的港商,不要动不动就说妖魔化,不用太上纲上线,否则说哪里话都是地域歧视,这正是不自信的表现。

我是正宗的河南人,生在河南,长在河南,上大学也没离开河南,工作在河南,只会说河南话,河南就是我的家,中国更是我们的大家,希望全国人民都一样爱河南,爱中华。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