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计25亿美元融资!这家「草根」篮球视频公司凭什么

Overtime是一家针对于Z世代和千禧一代的美国体育内容创作公司,创立于2016年11月,他们将自主的、潮流化的体育内容在Instagram、TikTok、 Snapchat等社交媒体上发布,目前已经在全网范围内收获超过5500万的粉丝,在美国年轻人中具有强大影响力。

就在两天前,Overtime宣布完成1亿美元的D轮融资,截至目前该公司融资总金额已经超过2.5亿美元。

2016年5月,50岁的丹·波特在曼哈顿的一个派对上结识了体育网站SportsQuotient的年轻创始人扎克·维纳。起初,年龄相差二十余的两人聊的并不投机,但随着电视里库里超远三分绝杀雷霆,二人开始大聊体育的未来,二人一拍即合。6个月以后,二人在布鲁克林租下了一间办公室,Overtime就此诞生。

传统意义上来讲,大多数创业者习惯先推出优秀产品或者内容,然后再根据自己的内容寻找合适的市场或者受众群体,但Overtime却推翻了这个固有逻辑,反其道而行之。在丹·波特和扎克·维纳最初决定一起创业时,二人便意识到体育市场里Z世代群体的市场潜力,率先确定了Overtime的年轻化受众群体,然后再研究他们想看什么内容。

美国的职业体育、大学体育始终是媒体瞩目的焦点,但这发展状态接近于饱和的领域让两位创始人将更多目光投向了看似没有任何利益可言,但却距离年轻人们更近的的高中体育。

公司初创之时,创始人之一扎克·维纳带领众多摄影师,化身Overtime专属球探,走进全美各个高中球场,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寻找最吸引眼球的年轻天赋,并将他们发布在Overtime账号上。

「年轻人们也爱看勒布朗,也爱看KD,但始终是以一个非常远的距离去敬仰、欣赏他们,无法产生共鸣,但当他们看到那些一样每天背书包上学,一样打校队的同龄人们在Overtime上变成明星,其实是件很酷的事情,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创始人之一扎克·维纳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除了超出常人的篮球天赋,Overtime将他们作为高中生的生活也展现给了观众们。实在难以想象,鲍尔兄弟、特雷·杨、蔡恩·威廉姆森这些在NBA大放异彩的球星们,都曾是Overtime上的「邻家篮球男孩」。

从「三球」拉梅洛·鲍尔在高一时与同学拌嘴,到蔡恩被一个身高只到自己肩膀的小孩防守,这些年轻天赋因为这些内容收获了许多的关注。另一边,Overtime也因为这些关注度,进一步肯定了自己的发展方向。年轻球员与平台,可以说是互相成就。

五星高中生麦奇·威廉姆斯与网红球员朱里安·纽曼对战的视频,更是在YouTube上获得了1100万的播放量。

当然,单单一个发高中篮球集锦的社交媒体账号,是拿不到2.5亿美元融资的。

超过福克斯?Overtime线月,Overtime主账号已经在各大社交平台上积累起了巨大的粉丝群体,在美国最火、最年轻化的社交媒体上收到了颇多关注:TikTok(1960万)、Instagram(670万)、Snapchat(271万)。据统计,Overtime在今年1月份单月的全平台视频播放量达到了惊人的24亿次,创下了公司记录。

什么概念呢?美国新闻巨头福克斯(Fox News Digital)的同期跨平台播放量为14亿,仅超过Overtime的一半。

但近年来现象级的热度,并没有让丹·波特和扎克·维纳放慢前进的脚步。2021年,Overtime又陆续推出了Overtime Elite篮球联赛和Overtime 7×7橄榄球联赛(以下简称为OTE和OT7),继续扩张其公司的商业版图。

这两大联盟都是针对于准备或即将成为职业球员的年轻天才们。进入联盟的球员,将被提供职业等级的教练组和世界顶尖的训练科技,与全世界范围内最高水平的同龄人进行较量。

同时,Overtime还将向运动员们提供金融理财、媒体应对、体育管理等课程,让他们更好地适应「从学生变成职业球员」的转变过程。

在谈到两大联赛的创立时,丹·波特说道:「NCAA或者海外联赛,一直是球员们进入NBA、NFL的必经之路,但这个过程其实有很多被人们忽略的问题,许多球员在选秀之前没有专业的训练资源,包括变成职业球员后面对接踵而来的合同、支票会显得手足无措,我们想改变这一点。」

就像丹·波特所说,OTE和OT7的创立是从NCAA手里「抢饭吃」,上面所提到的那些福利,NCAA也能提供给球员们,那些年轻天赋凭什么放弃热度比肩NBA的NCAA,选择Overtime呢?

目前,加入OTE或OT7的球员,每年会被提供最少10万上不封顶的薪水。就在去年,五星高中生杰伦·刘易斯就与OTE签下了一份价值100万美元的多年合同。这对初出校园的年轻人们还是有非常大的吸引力的,甚至可能成为他们选择OTE的决定性因素。

据丹·波特所说,最近完成的D轮融资,大部分都将用在发展旗下的联赛上。加上本轮,Overtime从2017年天使轮算起,一共完成了五轮融资,总金额达到了2.5亿。已经有超过6%的现役NBA球员都曾投资过Overtime,其中包括凯文·杜兰特、卡梅隆·安东尼和特雷·杨等巨星。

同时,Overtime也受到了如耐克、谷歌、佳得乐等品牌巨头的青睐,达成了不同程度上的合作。

「如果你把一堆ESPN前员工放一块,你最多只能弄出一个破产版的ESPN。」丹·波特接受采访时说道。

进入到社交媒体时代,传统媒体走下坡路,Z世代在体育观众中的比重越来越大,人们关注体育的方式正在改变,Overtime正是提前抓住风口的一个。

刚开始创业的三年,对于Overtime来说是一段非常重要的时期。奇诺岗高中时期频频连线的鲍尔兄弟、在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球场上投出一个又一个超远三分的特雷·杨、在高中赛场「降维打击」的蔡恩,为Overtime在社交媒体上赚足了眼球和口碑。

但同时,除了报道新闻和高光片段,Overtime也深入了解每个目标运动员的生活,拉近媒体和运动员中之间的距离,从而更好地讲述他们的故事。

相较于造星,Overtime是在通过自己立体的内容,将这些年轻天赋塑造成粉丝们身边值得作为榜样的朋友。

此外,Overtime对自己的定位,也不止于一个体育社媒账号这么简单,而是想将Overtime建立一个球迷们热爱的社区。

从创立初期开始,他们就将与观众建立化学反应作为自己的使命。据统计,他们与粉丝的互动次数(私信、评论)超出体育媒体平均水平的4.2倍。

「原来的人们从杂志上关注队伍,他们关心的的并不是那本杂志,而是里面的内容,了解完内容,杂志就被丢掉了,我们不想做那本杂志。」扎克·维纳说道。

在NBA传奇科比和他的女儿(RIP Kobe and Gianna)去世时,Overtime为了安慰粉丝们,一周内回复了超过10000条评论和私信。维纳说,他们很多粉丝都是青少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和消化这种新闻,而正是因为Overtime在他们当中的影响力,才有责任以自己的方式帮助到他们。

除了与粉丝之间建立起的紧密关系,Overtime备受追捧的另一大原因,就是他们潮流化、年轻化的品牌形象。

例如,除了那些代表了年轻一代的顶级球星,Overtime还一改传统体育媒体演播室里西装革履的刻板印象,在其账号上出镜的大多数记者、主持人都在30岁以下,身穿卫衣,脚踩运动鞋,面对手机摄像头就开始聊,就好像你身边的朋友在给你录视频一样。

近20000个Instagram内容,3600+个TikTok视频,Overtime高频率,精质量,准定位的输出,让他们成为了行业内涨幅最快的公司之一。

许多媒体都表示,不管Overtime怎么做,它最好的归宿都是被ESPN收购,但从其发展体育联盟的动作以及向Web3.0领域的探索来看,丹·波特和扎克·维纳这对忘年交依然对Overtime的未来有着很多展望,拒绝成为「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